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探索发现 > 研究发现年纪越大,免疫治疗效果却越好,什么原因?
研究发现年纪越大,免疫治疗效果却越好,什么原因?
发表日期:2018-10-12 12:19|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1、重磅!年龄可能是影响免疫治疗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类药物对于一些患有晚期黑色素瘤的人来说效果非常好,但对于许多其他癌症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1、重磅!年龄可能是影响免疫治疗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类药物对于一些患有晚期黑色素瘤的人来说效果非常好,但对于许多其他癌症来说根本不起作用。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正急切地寻找能够帮助癌症患者确定影响免疫治疗效果的因素。

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简单的特征,可能与黑色素瘤患者对检查点抑制剂的良好应答有关:年龄。一项全球研究表明,62岁或以上的人在接受pembrolizumab治疗后肿瘤缩小或病情稳定,而62岁以下的人则比例较低(63% VS 51%),不分男女,也与是否靶向治疗过无关。每增加十岁,患者对pembrolizumab治疗耐药的概率下降13%。

在一项针对500多名患者的分析中发现,患有黑色素瘤的老年患者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反应似乎比年轻人更好。后来一项对小鼠进行的研究表明,这种模式可能部分归因于黑素瘤肿瘤内发现的免疫细胞种类与年龄变化相关。细胞毒性T细胞是一种识别和杀死感染和癌细胞的免疫细胞。因为这些细胞如果不加以控制就会损害健康组织,它们的活动受到另一种免疫细胞的严格控制,称为调节性T细胞。然而,调节性T细胞的保护作用也可以干扰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免疫治疗效果。例如,调节性T细胞可以阻止由检查点抑制剂触发的抗癌细胞毒性T细胞的活化。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肿瘤含有较少的调节性T细胞的患者对免疫治疗有更好的反应。

当Weeraratna博士及其团队检查年轻和年老小鼠的黑色素瘤时,他们发现肿瘤内的免疫细胞总数相似。然而,年轻小鼠的肿瘤中比老年小鼠的肿瘤具有更多的调节性T细胞和更少的细胞毒性T细胞,其他器官中却没有这样的变化。研究人员对200多名黑素瘤肿瘤样品的分析中,年轻患者的肿瘤也具有比老年患者更多的调节性T细胞和更少的细胞毒性T细胞。年轻患者黑素瘤肿瘤中细胞毒性T细胞活性受到调节性T细胞的抑制,限制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有效性。

展开剩余81%

研究人员想知道改变小鼠中调节性细胞毒性T细胞的比例是否会改变对检查点抑制剂的反应。为了找到答案,他们用一种消除调节性T细胞的药物,一种检查点抑制剂或两种药物一起联合。当单独给药时,与对照治疗相比,消除调节性T细胞药物和检查点抑制剂均延迟肿瘤生长。这两种药物的组合在延迟肿瘤生长方面更有效,并且不会引起任何毒副作用。

为什么老年人的黑色素瘤肿瘤中的调节性T细胞少于年轻人,目前尚不清楚。由于老年人往往在其他器官中有更多的调节性T细胞,研究人员假设随着年龄的增长,调节性T细胞向黑素瘤肿瘤的聚集的可能性会减少。

在后续研究中,他们正在研究皮肤结构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皮肤有非常坚硬、有明确的基质,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开始分解。 Weeraratna博士说,这是我们认为影响免疫细胞向“黑色素瘤”迁移的一个原因。皮肤中也存在特定种类的调节性T细胞。它们也随着年龄而变化,但需要更多的探索。对于免疫治疗效果的影响因素,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小编会继续跟进,第一时间为您报道!

研究发现年纪越大,免疫治疗效果却越好,什么原因?

2、救命良方!4个蛋白就能检测出早期肺癌

国际研究小组在JAMA Oncology上报道,一项四-蛋白质生物标志物血液检测可以改善现有指南的肺癌风险评估,这些指南仅依靠吸烟史为吸烟者预测风险,特别是重度烟民。

MD安德森癌症中心Sam Hanash博士表示,这项简单的血液检测证明了基于生物标记物的风险评估有可能改善通过CT扫描肺癌筛查的结果。

与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STF)根据年龄和吸烟史确定的重度吸烟者批准的筛查指南相比,该生物标志物组筛查法敏感性更强,假阳性率更低。

USPSTF指南仅要求对年龄在55-80岁之间的成年人进行CT筛查,其吸烟史为30年包,或在过去15年内戒烟。

该研究对63名吸烟者的生物标志物模型进行了验证研究,这些患者在初始血液样本采集后一年内发生肺癌,与两个欧洲大型人群的90名匹配对照组相比。研究人员将基于吸烟史的模型与综合模型进行了比较,综合模型包括基于四种标志物和吸烟史的生物标志物评分。在USPSTF指南设定的假阳性率(特异性)水平相同的情况下,生物标志物的综合检测确定了63%的未来肺癌病例(63个中的40个),而基于吸烟史的仅42%(62个中的20个)。

Hanash表示,检出率的提高反映了生物标志物小组在较大的吸烟者群体中识别高危人群的能力。在验证研究中,吸烟史并未改善对未来肺癌病例的预测,而由生物标志物提供的预测则更有优势。

Hanash说,选择生物标志物筛查法的关键是在人们发病之前从人们那里采集血样。为了开展生物标志物血液检测,Hanash的小组负责分析了从取样后一年内被诊断患有肺癌的108名吸烟者和216名吸烟匹配的对照组的血液样本。所有人都参加了胡萝卜素和视黄醇功效试验(CARET),这是一项在20世纪90年代在北美进行的肺癌预防试验。

我们将患有肺癌的吸烟者与未患肺癌的吸烟者进行比较,发现这些群体之间存在生物标志物差异,因此不仅吸烟与否会带来差异。然后,我们将癌症病例与一般人群进行了比较,发现了类似的差异。主要差异表现在发现的四种蛋白质:

l 表面活性蛋白B的前体形式(Pro-SFTPB)

l 癌抗原125(CA125)

l 细胞角蛋白-19片段(CYFRA 21-1)

l 癌胚抗原(CEA)

这项研究结果已提交至FDA,我们期待其早日问世,发现更多早期肺癌患者,挽救更多生命。

3、乳腺癌的基因组是这样被破坏的

在癌细胞中,遗传错误会造成严重破坏。编码错误的基因以及结构变异,可以包含大块染色体DNA的大规模重排,干扰细胞生长平衡的机制。通常沉默的基因被大量激活并形成突变蛋白会导致细胞无限制地生长,这是癌症最臭名昭着的标志。

冷泉港实验室(CSHL)的科学家在基因组研究中发表了有关癌细胞基因组结构变异的最详细的图谱。该图显示了大约20,000个结构变异,由于长期流行的基因组测序方法的技术限制,其中很少有人注意到。该团队使用所谓的长读序列技术读取癌细胞的基因组。与旧的短读技术相比,可以读取更长的DNA片段。两个优点是显而易见的:长读序列在信息和上下文方面都更丰富。

该团队通过使用它来读取源自称为SK-BR-3的细胞系的细胞基因组,展示了长读技术的强大功能,SK-BR-3是乳腺癌细胞的一个重要模型,具有HER2基因的变异(有时也称为ERBB2) 。大约20%的乳腺癌是“HER2阳性”,这意味着它们会过量产生HER2蛋白。这些癌症往往是最具攻击性的癌症之一。特别有趣的是,我们在HER2基因周围发现了一系列高度复杂的DNA变异。

长读序列是这是一种宝贵的工具,可以捕捉结构变异的复杂性,因此我们期望它被广泛应用于研究和临床实践,特别是能推进测序成本的进一步下降。

研究发现年纪越大,免疫治疗效果却越好,什么原因?

4、癌症治疗新方向:灭活病毒治疗脑瘤

昨日发表在NEJM上的一项研究表明,脑瘤内输注重组非致病性脊髓灰质炎鼻病毒嵌合体(PVSRIPO)可以安全地进行,并且与历史对照相比具有更高的存活率。

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Annick Desjardins博士及其同事对61名IV级恶性胶质瘤的成年患者进行了PVSRIPO剂量和毒性研究。作者评估了剂量递增阶段和剂量扩展阶段的7种剂量的向脑瘤内递送PVSRIPO。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